设置

关灯

0007 约法三章

    “谢道韫。”文易冷不丁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那位姑娘下意识的应了一声,然后脸色剧变不敢置信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她敢肯定刚才这个人不认识自己,仅仅通过一个‘谢’字就能准确判断出自己是谁,实在太惊人了。

    文易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,笑道:“看来让我猜中了,某文易久仰谢大小姐之名,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谢道韫的神情反倒变的淡然起来,落落大方的道:“原来是文家郎君,在此种情形下相见实在失礼。”

    后方薛大元则一脸惊骇的看着谢道韫,神情里甚至有了几分恐惧。

    赵正志想法就简单多了,一脸敬佩的看着文易,果然不愧是小易哥,只凭一个姓氏就猜到对面是谁。

    文易笑道:“如果不是这种情形,恐怕某一生也无缘得见谢大小姐芳容。说起来某确实多有失礼,不过想必你应能体谅到我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谢道韫颔首道:“我明白的,亦知晓此事与你们无关。只要你放我离开,我会和家中长辈说清楚此事,必不会恩将仇报的。”

    文易讥笑道:“呵呵……我相信你但不相信谢安。”

    谢道韫愣了一下,没想到他会如此说:“家叔父乃天下名士最重信诺,文郎君相信我一个小女子而不相信他,岂不是本末倒置了吗。”

    文易只是笑了笑没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旁的薛大元说道:“如果谢姑娘知道小易哥的遭遇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谢道韫道:“请先生解惑。”

    薛大元就把文易在兰亭文会那天的遭遇讲了一遍,最后说了一句:“令叔父谢安石就在场。”


    谢道韫尴尬的俏脸通红,讷讷的道: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代叔父向你道歉。但我相信叔父不是这样的人,他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文易道:“你会在意脚下蝼蚁的死活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谢道韫面露疑惑,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文易嘲讽的道:“谢安的苦衷就是蝼蚁不配享受他的仁慈。”

    谢道韫脸更红了,不过这次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见她气鼓鼓的样子,文易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,道:“算了,冤有头债有主,我和你一个小姑娘置什么气。”

    谢道韫更加不满,嘲讽道:“倚老卖老的我见得多了,倚小卖老的还是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文易也不生气,笑道:“你说的都对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柴犇等人得到消息纷纷返回,也有越来越多的普通流民聚集过来。

    了解事情的原委之后,一股恐慌的情绪开始蔓延,而罪魁祸首疤狼已经不知道被他们骂了多少遍。

    眼看着人越聚越多,文易道:“让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,不要围在这里。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,让他们不用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吧。”薛大元说道。

    他是民政部分的负责人,流民对他还是很信任的,几句话就把围观...

    《0007 约法三章》章节内容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